女性健康网

爷爷昨天走了

女性健康网()收集整理 | 发布日期:2008-02-10 回答

每天的清晨和傍晚,只要天气好,总能看见一位中年男子搀扶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水南社区的水泥路上慢慢地挪动着步子。老人动作迟缓,且神情有点呆滞。 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老人,神情是那样的专注。他们用脚步叩响一个个黎明,用身影剪落一个又一个黄昏。中年男子用那他份虔诚赢得了人们的赞赏和尊重。那中年男子就是我的爸爸,白发老人就是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患脑萎缩。医生说病情较重,要好生伺候。我们听了后都十分难过。爷爷辛苦了一辈子,到了晚年该享享清福了,可是无情的病魔却把爷爷推向了病床。作为爷爷的儿子,爸爸十分难过。他发誓:一定要让爷爷的病好转起来,让他晚年过得快乐。为此,围绕爷爷的病作了细致的分工:爸爸负责爷爷的医疗、并扶爷爷散步;妈妈负责爷爷的饮食、煎药、卫生;我和弟弟逗爷爷开心。 我常唱歌给爷爷听,弟弟时不时翻翻筋斗,耍耍猴拳,我们经常逗得爷爷笑眯眯的。爸爸看见了,只夸我和弟弟干得好。我说:"爸爸,应该称赞的人是您啊。您对爷爷的孝敬,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我们是向您学的。"爸爸对我说:"丹丹,孝敬老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要传承。爷爷给了我生命,哺育我成长,他一生含辛茹苦。 我无法报答他老人家的大恩......"说到这里,爸爸眼湿了,泪花在眼中闪动着。 听了爸爸的话,我深深地感动了。我心想:我已经长大了,一定要多承担责任,帮爸爸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减轻爸爸的负担。因为爸爸白天开车很累,这扶爷爷散步的工作,应该由我来做。傍晚,爸爸正想扶爷爷去散步,我走过去对爸爸说:"爸爸,您让我扶爷爷去散步吧。"爸爸听了点了点头。我扶着爷爷一步一步地走。 此时,西边天上烧起了晚霞,那灿烂的霞光把我和爷爷映得红彤彤的。望得这一老一少搀扶着行走在这柔和的霞光里,旁边的人看见了啧啧称赞。我笑了,笑得十分开心!没错。。就是你代替你爸爸,你是儿子吗,反正是你爸爸生的最大的孩子守灵或者儿子这是我爷爷去世时我写的: 上午在外面打了一上午的工,昨晚一点半后才睡,早上很早就醒了,好累!!天也一直阴沉着.手机没带,回来吃完饭后,拿出手机一看,四条短信其中一条是爸爸的,问我三爷爷去世了回不回来了,果真是晴天一个霹雳啊,其实很早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三爷爷在寒假时就一直身体不好,天天住着院,挂着水,可恶的气管炎一直缠着他,几十年了,可能是年轻时在村上烧窑时造成的吧,加上后来抽香烟......他每天鼻子都插着输氧管.三爷爷是我爷爷的四个兄弟中唯一在世的兄弟.我爷爷在他几个兄弟中排行是老大,我没见过我爷爷,爷爷在我刚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所以我从小就没有爷爷疼爱,但是在我哥哥弟弟中,我感觉是最幸运的一个了,毕竟因为还有一个三爷爷在疼我. 小学时我在镇上上学,离家很远,当时三爷爷很早就搬到镇上住了.遇到天气不好就不回家了,住在三爷爷家,每次睡觉时听着窗外的雨声他都会给我和弟弟讲一些谜语让我们猜,一般都是关于农具的.好多好多的谜语呢,现在那些已经随着他一起陨落了.每次早上吃早饭时他都会下面给我吃,我很少吃面的,但是三爷爷下的面很好吃,他是个老厨师.以后再也不能有那种感觉了....... 每次在三爷爷家看弟弟文子玩传奇时三爷爷都会对他说让小杰玩会儿,带有稍许命令的口吻中却夹杂着丝丝温柔,我也会习惯性地嘻嘻应答道:我不会,让文子玩吧,我看就行了.我会炒地皮还是初中时在三爷爷家学会的,他一家人很和睦,很随和.还有种特有的感觉就是:以前每次在他家吃饭时,都会禁不住扑哧扑哧地笑,在他家很快乐.当时我拘束得很,吃完饭自己还想吃但是却不敢去盛饭,后来我回家说后,妈妈跟三爷爷聊天中知道了,于是三爷爷后来总说:"呆怂,又不是在‘郎‘啊?"说着已经把我的碗抢过去盛了.我家搬到镇上后我经常到他家玩的,每次吃完饭后去他家打牌.我经常和阿姨对打,文子和三爷爷对打,因为三爷爷有时说文子牌打的不好,我怕他说我.然而当我和三爷爷对打时他一次也没说过我.叔叔是个人才,经常出差的:有时去巴基斯坦,有时去香港,现在在南京这.所以我经常去他家玩去陪他,因为三奶奶很早就去世了,三爷爷很孤独,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他经常一个人在家,年纪六十多了,行动与年轻人相形见绌下明显不怎么灵活了, 因为阿姨去陪读了,文子上学得有人监督着,他快高考了,关系到文子的一生呐.因而三爷爷的生活都是他自己一个人自理的. 三爷爷生活很有规律,也许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吧,每天早上都会去邮局门口陪他的朋友聊聊天,他朋友在那里卖东西,夏天那里也可以乘乘凉,冬天在那又可以晒晒太阳.这时我在家也很无聊,文子也在丁沟上学,很少放假了.家里电脑搁在那又没人碰.于是就经常到他家玩电脑,每次骑车经过邮局时都会看见一个瘦弱而又熟悉的身影,然后就会骑过去停下来,习惯性地叫上一句:三老老(我爱叫人,这也许就是他喜欢的一个原因吧).他然后便掏出钥匙,挑出大门和里门的钥匙后,笑着递给我,意思叫我去玩吧.他也很相信我,我也是很规矩的.每次玩到中午时, 三爷爷总是让我在他家吃饭,然而我很少答应过,他便让我下午继续来玩.每次我在玩时,他都会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先听会收音机,然后打会盹.现在那一直陪伴他的收音机也坏了...... 寒假在家时我每天上午或下午要去看他一次,去陪他一直到中午或者晚上,他很冷清.晚上和爸爸妈妈再一起去看一次.叔叔在南京,因为三爷爷没有什么医疗保障,每天挂三四瓶水,吃药,还有氧气,费用每天将近二百.文子六月份就要高考了,其实三爷爷住院期间最烦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文子.文子是很聪明的,但是他不把学习放在心上.刚开始没人照顾他,大家以为他身体还可以,后来身体不行了,阿姨就回来照顾他了,再后来他的三个女婿也都请假轮流来照顾他.每次看他在挂水在那倚着时我都会静静地做在他旁边.有时候帮他倒倒茶,端端盆让他吐吐痰,有时候掺扶他去卫生间.除了一个哥哥结婚要我去有事没能去之外,其他几乎每天都去的.三爷爷年轻时有点脾气,后来好多了,住院期间不过也有,像小孩子一样,他似乎也很喜欢看到我,有次他上厕所时,他不要叔叔在要他走,喜欢我留下陪他.有次他上厕所时是我一个人服侍他的.其他人都不在,他也很感动,事后我走了他对阿姨和女儿女婿们说:小杰都不是我的亲孙子啊,还对我这样,自己的孙子都没这样.....今年是他的七十大寿,叔叔和爸爸商量要提前把生日过了,为他庆祝一下,也让他高兴一下.但是他原先不准备过的,因为他也有烦恼:自己住院已经用了很多了,再过生日又会浪费许多钱,势必会增加叔叔的负担.后来爸爸说通了他,他也很开心,叮嘱叔叔千万不要张扬,普普通通地过了就行了.其实当时我们都知道了,三爷爷的时日不多了,他的肺已经几乎丧失了呼吸能力了.生命已经几乎要靠氧气来维持了.然而三爷爷却什么也不知道,总认为自己的炎症会消掉的,我很难过,其实当时就能明白注定会有这么一天的.然而却没想到这天是多么的痛苦.现在我也明白为什么曾经听三爷爷说喜欢夏天而讨厌冬天了,因为冬天是那该死的气管炎的高发期. 过完生日后三爷爷身体似乎没以前好了,他大概也感觉到自己快不行了吧,然而他还是抱着自己病会好的希望的,不过有时他也很难受,我有时托着他的身子让他坐起来,有时他坐累了就让他躺下,帮他盖好被子.有时候他吃水果时也对我说;弄一个兜啊在啊?(我们扬州话是弄一个吃一下的意思)我坚持不要时,他就会说故意不露声色地逗我说:”呆怂,做你生意真难呐!”于是我只得陪他吃.后来有次他说家里有老鼠,要我买老鼠药,我感觉不对劲了.于是回家后让爸爸问叔叔家里到底有没有老鼠.他说没有.大概是三爷爷不想再拖累人了吧,因此我始终没有那么做.他日渐消瘦了,他女儿帮他洗脚时,腿已经瘦得剩骨头了.精神也越来越不好了,有时候一直在张着嘴呼气闭目养神.去上学的那天我去告别的,说了一些让他保重身体之类的话后,他答应了一声.我看了看他之后就走了,带着许多的不放心以及种种恐惧走了.... 现在无法面对的终于来了,事实面前我输得很惨,心也一下子坠入了深渊.以后再也不会有他的熟悉的身影了,他走了,丢下了那些爱他的和他爱的人走了.痛痛快快地走了,去了一个一个很远的地方----好遥远,一个陌生的地方----也许他不会觉得陌生吧,一切也许又是那么熟悉,爷爷们正在天国的旅车的尽头等候他迎接他,他可以和他的兄弟们团聚了,可以和三奶奶在一起了,从此再也不会那么孤独了.也许现在他现在正在另外一个极乐世界看这我们笑吧,并没有带走现在哭泣的我们的伤感吧! (建议是:时间是能冲淡一切的,就让他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吧,活的好才是对他的最大安慰......) 直到遇见你我才感觉自己的存在,只有你知道我的情绪,也只有你能带给我情绪..... 好きになるのは一人で要することを运命付けます.... 爱上壹个人注定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