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健康网

名家短篇散文精选

女性健康网()收集整理 | 发布日期:2010-07-29 回答

吴箫旸 笑靥如花,真情如花,希望如花,生命亦如花。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花,每个人也都有许多种理由善待自己,把一生的光阴凝成时光长河中那一瓣恒久的心香。在盛开的一刹那,灿烂夺目的它会吸引所有的视线。 花是如此的柔弱,再美再艳,依然经不起朝来寒雨晚来风。春红匆匆谢了,只剩下满怀愁绪。 花却又是美丽的战士,风雨中尽管渐渐的绿肥红瘦,终究不曾低头。 生命也是一样,像精致的玻璃酒杯,常常经不起天灾人祸的撞击,粉碎成一地的璀璨,每一片都是透明的心。生命又常常像昙花,用许多年的泪与汗,掺上心血浇灌,才会有笑看天下的一刻。 如今的世界,爱花的人少了,当人们为着生计而奔波的时候,连自已的生命都抓不住,又有谁会去倾听花的诉说? 然而,烦躁的都市啊,请不要忘记这世界本就是镜花水月,一切如花,花如一切。所以佛祖拈花而迦叶微笑;这一笑便是整个世界。 摘自1997《读者》1、石榴花开的时候   这是一个最舒适的早晨。我踱上阳台,俯瞰着大地。一阵和煦的微风拂来,令人神清气爽,那微风中似乎隐隐含着一股幽香,甜丝丝的。我阖上双目,深吸着陶醉的芬芳。香气愈来愈浓,我不禁睁开眼睛,向下看时,哦,原来是花圃中鲜艳夺目的石榴花开了。   楼下的花圃中栽满了石榴树,一到这个季节,正是石榴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经过漫长的等待,石榴花终于张开它的眼睛,一朵朵迎风怒放,开得那么鲜艳眩目,那么热情奔放。它是多么喜爱这美好的生活啊!错落有致的绿叶簇拥着火红的花瓣,像黑夜中永不熄灭的烛光,点缀着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   石榴树下我仿佛见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我的视线模糊了,脑中也一片茫然。渐渐地,身影离我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了,脑中也飞速地旋转着。—呀!是她,那个小女孩。   一年前,也是石榴花开的时候,我也沉浸在浪漫的遐想之中。那灼人的火,那奔放的激情。忽然,心中涌动热潮般的冲动,忍不住想下去摘一朵石榴花来。我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向朋友招呼一声,飞快地拉开了房门。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低垂着头,一手紧紧扶着护栏,另一只手攥着一把小钢叉,倾斜着身体, ...展开  1、石榴花开的时候   这是一个最舒适的早晨。我踱上阳台,俯瞰着大地。一阵和煦的微风拂来,令人神清气爽,那微风中似乎隐隐含着一股幽香,甜丝丝的。我阖上双目,深吸着陶醉的芬芳。香气愈来愈浓,我不禁睁开眼睛,向下看时,哦,原来是花圃中鲜艳夺目的石榴花开了。   楼下的花圃中栽满了石榴树,一到这个季节,正是石榴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经过漫长的等待,石榴花终于张开它的眼睛,一朵朵迎风怒放,开得那么鲜艳眩目,那么热情奔放。它是多么喜爱这美好的生活啊!错落有致的绿叶簇拥着火红的花瓣,像黑夜中永不熄灭的烛光,点缀着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   石榴树下我仿佛见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我的视线模糊了,脑中也一片茫然。渐渐地,身影离我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了,脑中也飞速地旋转着。—呀!是她,那个小女孩。   一年前,也是石榴花开的时候,我也沉浸在浪漫的遐想之中。那灼人的火,那奔放的激情。忽然,心中涌动热潮般的冲动,忍不住想下去摘一朵石榴花来。我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向朋友招呼一声,飞快地拉开了房门。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低垂着头,一手紧紧扶着护栏,另一只手攥着一把小钢叉,倾斜着身体,缓慢地从楼梯上移下来。每下一层阶梯,都气喘吁吁,似乎很辛苦的样子。我感到惊奇,忘记了去摘楼下那诱人的石榴花,而只是怔怔地注视着她。   多么可爱的小女孩啊!长发披肩,睫毛下眨动着灵活的眼睛,指示小脸上异常的白皙,额上隐泛着汗珠。我的心中不觉涌动着好奇:“小妹妹,你怎么了?”小女孩朝我勉强挤出一丝苍白无力的笑容,又低垂着头,缓缓地从楼梯上走下去。那透着忧伤的微笑及古怪的行止又牵引着我默默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出了楼梯口,小女孩仿佛才蓦然省悟背后有人,侧转了脸,前额上爬满了细细的汗珠。“小妹妹,没事吧?”我关心地问。小女孩轻轻地摇摇头,默然不语地继续前行。我顿时感到无趣,真是不懂礼貌的小孩子,遂也不再搭理她,径直向着花圃走去。   一排排石榴树迎风招展,多像一个身着绿纱,却刚刚喝醉酒面颊酡红的少女,随着歌声翩翩起舞,舞得大胆、泼辣、撩人心魄。与其它花卉比起来,石榴花并不显得十分美丽,但它豪放不羁的性格更加贴近自然,在花开的短暂时间里,它毫不吝啬舒展着它的丰姿,任凭狂风暴雨,也要从怀里捧出一颗红火火的心来。   我心潮澎湃,手指掐在花枝上,准备梢为用力把它摘下来。身后忽然传来惊呼声,我转头一看,小女孩瞠目结舌地望着我,眼神中带着恼怒。“叔叔,你为什么伤害花儿呢?花儿也是有生命的呀!”我感到脸上讪讪的,被这沉默寡言行为怪异的小女孩抢白一句,心里总不太舒服,但看到花圃中树立的“爱护花草树木”的标语牌,社会公德感油然而生,放在花枝上的手垂了下来。小女孩警惕地望了我几眼,蹲下身去,用小钢叉铲着石榴树下的泥土。为了掩饰自己的窘境,只好挨下身搭讪着说:“小妹妹,你在干什么呀?”小女孩仰着半边脸,哦,多么忧郁的小女孩,我在她脸上看不到一丝天真烂漫的童贞,反而是饱受创痛的伤感。“叔叔,你看。”小女孩从衣袋中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钟表匣,里面是一块红绸布,上面赫然躺着一只被风蜡干了的蟑螂的尸体。“刚才,我在阳台上发现了它,多么美好的生命呀,就这样死了。”小女孩的眼睛中竟噙着泪水。我的心不由感到好笑,到底是幼稚的孩童,一只人人唾弃的害虫,竟当作宝贝似的瘗葬,还伤心落泪。不一会儿,小女孩挖好了一个小坑,把匣子轻轻放进去,将土填平,插一根枯枝立在那里,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小女孩悲戚的表情,渲染得四周的石榴树收敛了光芒四射的目光,我的心也莫名其妙感到一阵抽搐,因为我看得出来,小女孩并不是在做无聊的游戏,而是一种真切的感受。小女孩口中喃喃私语,似乎在祷告着什么?是不是为死去的亡灵超度?还是感怀身世的悲戚?我不愿想下去,更不忍想下去。林黛玉葬花使人肝肠寸断,何况是这样一个幼小的心灵,其中又包含着怎样刻骨铭心的事呢?   回到朋友处,观花的兴致也淡了下来。当我把小女孩的事郑重告诉朋友时,朋友的眼神充满同情。小女孩是个先天心脏病患者,从小在医院中长大,最近才被父母接到家中,在狭窄的生活环境中,没有欢笑,没有朋友,留给她的只有泪水和寂寞。整天面对着墙壁,还要忍受身体心灵的双重痛苦,却懂得珍惜爱护一枝石榴花,一只死去的蟑螂。这是多么善良的一颗童心!多么渴望生存自由的表白!为什么上帝要剥夺小女孩这丁点的权利呢?我的眼中湿润了,不仅仅是同情,还有深深的自责。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小女孩脸上涌动的汗珠,喘着大气的小口,颤抖着的双手是怎么回事。   今天,我又看到了石榴花开,但是小女孩子呢?从朋友凄伤的眼神中我懂得了一切。一个小女孩,在石榴花开得最鲜艳的时候逝去了;一个热爱生命的小女孩,在阳光普照的时候逝去了。一朵石榴花从绿叶中迸出来,是多么渴望生存与自由啊!   风乍起,一朵石榴花痛苦地离开枝头,随风轻轻飘散。   2、回不去の天堂   曾经笑着拥抱,也曾哭着离开。   可那只是瞬间存在的小脾气,不是现在的永远分开。   可以被语言上伤的鲜血流淌,可以被无情所冻伤,也可以被思念所折磨,这都是为爱受的伤。   或许真的是太过善良,将苦楚由自己吞咽,再由思念消化,变成泪水用来发泄。   被残忍的背叛,还要笑着眺望幸福。   天际的云也曾被无情的风吹散,就不能若无其事的贴在别的云朵上。   没有太多的选择,只有面对痛苦,承受疲惫。一场爱消耗掉了所有的精力,频临崩溃的灵魂已无力再去压抑,被折断的双翼,已无法再去承受太多的哭泣。   想哭着说再见,欺骗自己说那是梦境,梦醒了你会回来。那早已被泪水侵湿的心,只有用笑容来掩饰。   不想被看穿隐藏起来的脆弱,或者说是不想被虚伪的怜悯。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是强求吗?   一直以为自己站在幸福的云端,可是在眼前的七彩光芒消失后才发现自己站在悬崖的边缘。风一吹....我就会粉碎。   算了吧,不再哭了,再哭也不会改变什么。算了吧,不再想了,想的若太多怕又会崩溃了。我不再是你的天使,我疲惫的双翼已无法再带你振翅高飞。你想要的有太多是我无法给予的。再我的双翼为你折断后,你可以无情的抛下我,去追求一双崭新而洁白的翅膀。而我......也只能找一个孤单的角落,独自疗伤,用悲哀的眼光,眺望着我再也回不去的天堂。   3、沧桑看云   看云,就是解读生活。看那流云飘忽不定,苍穹底下立着小小的人影,每个人都在看云,每个人都在经历看得见摸不着的生活。   不同的人,看云看出不同的形状色彩;不同的人,对生活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答案。答案千姿百态,人对生活的追求便不一,于是生活便因了答案的丰富而多姿多彩了!   生活,一个多大的概念?纵穿古今,横越中外。总之,它无处不在无所不包。   看云,就是解读生活。看那流云飘忽不定,苍穹底下立着小小的人影,每个人都在看云,每个人都在经历看得见摸不着的生活。   花木兰的人生字典有孝勇二字,这便是她对生活的答案,于是身披战袍的她终于演绎了一首感古动今的千古绝唱!   古今中外,那难计数永卧沙场的将士,与敌人殊死搏斗不言退缩,因为他们对生活的答案就是:是军人,就要金戈铁马去、马革裹尸还!生活便因此抹上了浓重的豪情壮志。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白头诗人的回忆正是他苦苦找寻了一生的答案不能求解而对年轻追寻人生答案的沧桑写照。生活的活页里,又写下了壮志难酬的悲剧英雄的一笔。   四百年前罗马鲜花广场上被熊熊烈火烧死的那个不屈的灵魂,毕生信守的人生答案便是坚持真理,几百年后的世人在仰望真理的同时,大生活里又有了关于真理的动人色彩。   不甘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在仕途不如人意的迷惘中,从“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中得出了新的答案,于是在广阔山水中挥洒不羁情怀,挥毫成就一篇篇传世文章。   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的一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闪光历程,这也是他对生活唯一的答案,所以当他的骨灰撒向滚滚浪涛时,亿万人民痛哭失声,永远铭记这一伟大灵魂。   唐太宗的目光深远地看到了回纥的牙帐,吐蕃的城堡,他明白,统治的稳定首先要有民族的和睦:他的答案不同于成吉思汗的继任者们。于是,皇城的大门打开了,迎来了高原的气息、苍山的风、洱海的浪、东北的大风雪。于是,这个封建君主的人生便以独特的姿态立于历史祠堂中。   不同的历史人物作出了不同的人生答案,演绎出的,是一部丰富的历史。而生活的丰富与美好,还在于有差别的创造,当然,它也源于对事物不同的答案。一亩快要丰收的麦子,农人看到的是饱满的麦粒,凡高看到的是生命的激情,诗人看到的是色彩与海浪的组合……于是社会的物质大厦与精神大厦便拔地而起,生活便丰富坚实。   朋友,走过历史的烟云,你对生活有什么答案?你将如何面对现实?你将以什么姿态去面对未来生活的挑战?别忘了,我们正年轻,“看云”的日子不要迷失在天真浪漫中,寻找一个理性的答案,让我们追,让我们飞。生活要我们去创造,美好的未来是我们自己的!收起
  爱的列车空亦满/潘人木

  50多年来,我最珍视的一件东西是我高中毕业的同学录,其中甚多惟有年轻人才写得出的离情。每次展读,心中都有海浪拍岸的澎湃。某同学写给一位绰号“火车头”的同学的赠言是:“好你这个火车头,载着一车好东西开走了!”多么简单而丰富!一句话就是一首生命之歌。
  慷慨的造物者给每个人一车好东西,内容可能稍有不同,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当时我也有一车好东西:青春、健康、智慧、亲人、朋友、很好的胃口、过得去的容貌。装得满满的人生列车,就这么自自然然地往前开。那时候若勉强说有什么人生观,大概是快乐的人生观。
  及至稍长,或遇高山,或遇急流,险阻重重,才知道这列火车不是一路顺利的,必须开足马力,添够燃料才能开过去,这个时期的人生观是奋斗的人生观。
  然后有朝一日,发现列车的重量减轻了,这才恍然于造物者并非那么慷慨,他其实是诡诈的,在我的列车开出的同时,便伺机把他给我的好东西一样一样地取走:青春不再、健康日衰、亲人逝去、朋友远离,我的列车几乎空了。唯一他拿不走而仍留存的东西就是爱,以及由爱产生的一切;因为爱乃是自己所创造、所散发、所装载。爱之为物,有光、有色,绵延滋长。若自己不放弃,它可以源源不断,人生的列车永无空虚之虞。但此爱非单指男女之爱的情爱。我们女性的短处,常常是过分重视情爱,视为人生的惟一真实,它果然真实,却非惟一。视为惟一的结果,一旦失去,列车就会失去平衡,甚至翻覆也说不定。此处谈到的爱是指由诸般的爱汇集而生的工作之爱。这个阶段的人生观可称为爱的人生观。
  由人生如朝露的观点看,年轻和年老实无多大差别。一个人心中无爱、自私、狂妄,虽年轻亦老迈;反之,虽老迈亦年轻,即使“前路日将斜”,也有“野花啼鸟一般春”的境界。

  窗外/王其忠

  从我居室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一株高高的芙蓉树。在那烟树参差的春日里红点点,煞是迷人。它牵动我的灵感,撩拨我的文思,久而久之,我竟视这位隔窗而立的“邻居”为知己了。
  可是,有一个早晨,我推窗而望,蓦然发现昨夜的一场风雨已将它剥蚀得面目全非。立时,一种“繁花落尽”的悲凉掠过了我的心头!我不由感慨系之:在人生道路上磕磕绊绊,几经周折,几度沧桑,又一次次地失落了许多至爱的朋友,生命不正如同这随风而逝的繁花么?!
  这件事过了些时日,也就渐渐地淡忘了。一次,我下乡归来,感觉到室内空气有些沉闷,就不经意地打开了窗户,顿觉眼前一亮:一树火红的三角梅映入眼帘,它在夕阳的背景下定格。意外的惊喜使我几乎不能自制,我诧异,当初在落英的背后,为什么竟没有发现这萌动着的不屈的生命呢?
  是的,芙蓉的最后一叶花瓣凋落了,人们对它的嘉许也遗忘在往昔的记忆里,可是三角梅却成长了,那火焰般灿烂耀眼的红色向人们昭示着生命的更迭与延续。
  谁能说,失去与获得不是一曲交响乐呢?
  我久久地伫立窗前,深深感悟到:生命中没有四时不变的风景,只要心永远朝着阳光,你就会发现,每个早晨都会有清丽而又朦胧的憧憬在你的窗前旋转、升腾,这个世界永远传送着希望的序曲。

  坚硬的荒原

  何塞·恩里克·罗多 赵振江

  坚硬的荒原①,一望无际,灰茫茫,朴实得连一条皱褶都没有;凄清,空旷,荒凉,寒冷;笼罩在铅也似的穹隆下。荒原上站着一位高大的老人:瘦骨嶙峋,古铜色的脸,没有胡须;高大的老人站在那里,宛似一株光秃秃的树木。他的双眼像那荒原和那天空一样冷峻;鼻似刀裁,斧头般坚硬;肌肉像那荒凉的土地一样粗犷;双唇不比宝剑的锋刃更厚。老人身旁站着三个僵硬、消瘦、穷苦的孩子:三个可怜的孩子瑟瑟发抖,老人无动于衷,目空一切,犹如那坚硬荒原的品格。老人手里有一把细小的种子。另一只手,伸着食指,戳着空气,宛似戳着青铜铸成的东西。此时此刻,他抓着一个孩子松驰的脖子,把手里的种子给他看,并用下冰雹似的声音对他说:“刨坑,把它种上。”然后将他那颤栗的身躯放下,那孩子扑通一声,像一袋装满卵石的不大不小的口袋落在坚硬的荒原上。
  “爹”孩子抽泣着,“到处都光秃秃、硬邦邦的,我怎么刨呢?”“用牙啃。
  “又是下冰雹似的声音回答;他抬起一只脚,放在孩子软弱无力的脖子上;可怜的孩子,牙齿咔咔作响,啃着岩石的表面,宛似在石上磨刀;如此过了许久,许久;那孩子终于在岩石上开出一个骷髅头大小的坑穴;然后又啃呀,啃呀,带着微弱的呻吟;可怜的孩子在老人脚下啃着,老人冷若冰霜,纹丝不动,像那坚硬的荒原一样。
  当坑穴达到需要的深度,老人抬起了脚。谁若是亲临其境,会越发痛心的,因为那孩子,依然是孩子,却已满头白发;老人用脚把他踢到一旁,接着提起第二个孩子,这孩子已颤抖着目睹了前面的全部经过。
  “给种子攒土。”老人对他说。
  “爹,”孩子怯生生地问道,“哪里有土啊?”“风里有。把风里的土攒起来。”老人回答,并用拇指与食指将孩子可怜的下巴掰开:孩子迎着风;用舌头和咽喉将风中飘扬的尘土收拢起来,然后再将那微不足道的粉末吐出;又过了许久,许久,老人不焦不躁,更不心慈手软,冷若冰霜,纹丝不动地站在荒原上。
  当坑穴填满了土,老人撒下种子,将第二个孩子丢在一旁。这孩子像被榨干了果汁的空壳,痛苦使他的头发变白,老人对此不屑一顾;然后又提起最后一个孩子,指着埋好的种子对他说:“浇水。”孩子难过得抖成一团,似乎在问他:“爹,哪里有水呀?”“哭。你眼睛里有。”老人回答,说着扭转他那两只无力的小手,孩子眼中顿时刷刷落泪,干渴的尘土吸吮着;就这样哭了许久,许久;为了挤出那些疲惫不堪的泪水,老人冷若冰霜,纹丝不动地站在坚硬的荒原上。
  泪水汇成一条哀怨的细流抚摩着土坑的四周;种子从地表探出了头,然后抽出嫩芽,长出了几个叶片;在孩子哭泣的同时,小树增加着枝叶,又经过了许久,许久,直到那棵树主干挺拔,树冠繁茂,枝叶和花朵洋溢着芳香,比那冷若冰霜、纹丝不动的老人更高大,孤零零地屹立在坚硬的荒原上。
  风吹得树叶飒飒作响,天上的鸟儿都来枝头上筑巢,它的花儿已经结出果实,老人放开了孩子,他已停止哭泣,满头白发;三个孩子向树上的果实伸出贪婪的手臂;但是那又瘦又高的老人抓住他们的脖子,像抓住幼崽儿一样,取出一粒种子,把他们带到附近的另一块岩石旁,抬起一只脚,将第一个孩子的牙齿按到地上,那孩子在老人的脚下,牙齿咔咔作响,重新啃着岩石的表面,老人冷若冰霜,纹丝不动,默不作声,站立在坚硬的荒原上。
  那荒原是我们的生命;那冷酷无情的硬汉是我们的意志;那三个瑟瑟发抖的孩子是我们的内脏、我们的机能、我们的力量,我们的意志从它们的弱小无依中吸取了无穷的力量,去征服世界和冲破神秘的黑暗。
  一杯尘土,被转瞬即逝的风吹起,当风停息时,又重新散落在地上;一杯尘土:软弱、短暂、幼小的生灵蕴藏着特殊的力量,无拘无束的力量,这力量胜过大海的怒涛、山岳的引力和星球的运转;一杯尘土可以居高临下,俯视万物神秘的要素并对它说:“如果你作为自由的力量而存在并自觉地行动,你便像我一样,便是一种意志:我与你同族,我是你的同类;然而如果你是盲目的、听天由命的力量,如果世界只是一支在无限的空间往返的奴隶的巡逻队,如果它屈从于一种连自身也毫无意识的黑暗,那我就比你强得多,请把我给你起的名字还给我,因为在天地万物之中,唯我为大。”
  ①指阿根廷和乌拉圭境内的潘帕荒原。

  这几篇是我比较喜欢的,如果还需要的话可以留邮箱,我还有很多,可以发给你。
  望采纳答案!

猜你喜欢